诸多游戏不失明认证,未成年人沉迷游戏,7岁儿童可充值付费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 2019-12-30 二维码分享
现代社会已经进入网络时代,网络越来越步入人类的社会体系中,学习、交友等等都离不开网络,网络作为一种新型的信息传播和人际交往工具,正在改变着现在人的生活习惯,并且对人们的学习、工作、生活和心理健康发生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技术的发展为保护未成年人提供了可能性。当年的网络实名认证和防沉迷系统难以真正确认未成年玩家的身份,未成年玩家通过代注册、购买账号等方式能相对容易地“翻墙而过”。
国家新闻出版署11月发布了《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下称《通知》),就账号实名制、游戏时长、付费等方面做出了详细规定。


“我国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情况比较严重,不但影响学生的健康成长,也给很多家庭带来焦虑和困惑,还可能滋生一些社会问题。”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


11月27日至12月9日,新京报记者用苹果手机在APP Store下载了多款受市场欢迎的游戏进行测试,结果显示,游戏大厂对要求相对执行更严格,不少中小游戏公司仍出现不主动提示实名认证,未成年人在夜间10点后仍能登录游戏,甚至有游戏可让7岁儿童充值等情况。


“很多游戏在进入页面后根本就没任何关于需要实名认证的提示。”12月2日,重庆的林静(化名)向记者表示,“孩子手机上装满了各种游戏,稍不注意就玩上几小时甚至一天时间。”


根据《青少年蓝皮书——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和阅读实践报告(2017-2018)》显示,未成年人..触网年龄持续走低。截至2017年底,7岁(学龄前)儿童触网比例达到27.9%,10岁前儿童触网比例约70%,而小学生“拥有自己手机”的比例达64.2%。


数据公司Quest Mobile发布的《2019手机游戏行业半年报告》显示,未成年玩家的手机游戏APP人均安装数量达到了4.2个,而使用数量也有2.5个。


“有些游戏不会主动提醒实名认证,有的就算弹出来后也没有强制要求,孩子会直接跳过。”张伟作为家长也感到无奈。


近日,记者测试30款游戏,其中仅《..荣耀》《阴阳师》等11款游戏会主动弹出涉及“实名制认证”的提醒,另外19款游戏均没有主动提示。这19款游戏中,有7款游戏记者未找到实名制选项。


在一款排名APP Store免费榜单前列的《至尊斗罗》游戏里,记者登入后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实名制的提示,且不需要注册就能快速登录。记者进入游戏反复寻找,并没有发现实名制的选项。


在另一款名为《迪士尼王国》的游戏里,记者进入时同样没有发现关于认证的提示,游戏页面里也没有看到进行实名制的选项。


“很多游戏并没有提示,”林静表示,“孩子下载这些没有认证的游戏玩,很难起到监管保护作用。”


此外,不少未成年人使用的手机为父母的手机。部分游戏存在“系统自动默认为此前登录”的情况,而将使用者身份认证为成年人。这意味着,在没有家长有效监督的情况下,未成年人可以利用这些漏洞,进行长时间玩耍和充值。


《通知》要求,每日22时至次日8时不得为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法定节假日每天不超过3小时,其他时间不超过1.5小时。对8周岁以下用户,不允许提供游戏付费服务;在同一网络游戏企业,8-16周岁的未成年人,单次充值.多50元,每月充值累计不超过200元;16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单次充值.多100元,每月充值累计不超过400元。


新京报记者以未成年人身份登录并注册多款游戏的“实名制认证”后发现,尽管《通知》规定“每日22时至次日8时,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但实际上多款游戏仍能继续玩耍。


12月4日凌晨1时,记者下载并登录游戏《宾果消消消》,点击“设置选项”并选择“实名认证”后,系统出现“实名认证和防沉迷”的提示,记者以一位7岁儿童的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进行认证后,系统提示“认证成功”。但当返回游戏界面后,并没收到任何关于因为时间原因而禁止游戏的提示。随后退出游戏再次进入时,同样没有任何阻碍,此时系统状态显示“已认证”。


记者注意到,多个游戏存在超过规定时间后仍能以未成年人身份注册以及登录的情况。有的游戏甚至向未满8周岁的儿童提供充值。


12月9日,记者以上述“已认证”的身份登录《宾果消消消》并进入其商城页面,发现其为玩家提供多个不同价位的充值礼包,记者尝试购买其“12元”的礼包后,系统转入支付页面,随后显示充值成功。


“这意味着7岁的孩子仍能充值。”上述家长说,“显然违背了《通知》里‘网络游戏企业不得为未满8周岁的用户提供游戏付费服务’的规定。”


同样在凌晨1点,记者用未成年人信息实名认证《迷你世界》后,游戏弹出会受到防沉迷系统限制的提示,但能继续进入游戏页面。


“现在不少游戏厂商正在对实名制进行整改和加严。”一位游戏业内人士表示,“《通知》中规定用2个月时间来完成对所有用户实名注册的规定,这意味着厂商如果在12月底时仍有未实名制的用户出现,那么很可能会承担责任。”


但纵观网络游戏行业,游戏企业的规模大小各异,技术水平也参差不齐,并非所有公司都有技术储备和研发能力甚至经济实力来提供自己的未成年玩家保护措施。因此,一方面需要呼吁头部游戏企业开放自己的技术能力,为行业提供相关的公共服务;另一方面,包括人脸识别、实名认证等需要调用政府相关数据的技术手段,在数据开放上需要考虑为游戏企业的未成年人保护提供更多便利。


然而,仅靠技术筑起“护城河”,还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一些孩子热衷玩网络游戏,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家长和学校在教育工作中的某种缺位。玩游戏是人类的天性,在引导孩子合理玩游戏的过程中,家长和学校应该为未成年人创造更多接触线下生活的机会,培养他们多方面的兴趣爱好。特别是一些家长要反思一下自己是否手机不离手,是否为孩子树立起一个好榜样。